热点: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白云机场高物价背后:疑因逸臣等2公司垄断
时间:2013-03-07 09:27

  独家调查 白云机场"高物价"背后是两公司垄断?

  ■统筹:新快报记者 王中 邓瑞燕

  ■采写:新快报记者 庞倩影 陆琨倩 柯强 朱玲 实习生 许莉芸

  新快报在2012年11月的调查中发现,白云机场的物价高并不主要是因为租金高而导致。那么,广州白云机场到底凭何而贵?记者调查发现,从出发大厅到安检隔离区,再到到达大厅,共计走访了130家店铺,其中竟有65家只属于两家公司,他们分别是广州逸臣贸易有限公司(简称逸臣)和广州生利贸易有限公司(简称生利贸易),并且进入安检隔离区的好铺位,几乎都是逸臣和生利贸易,为何这两家公司如此占优势?高物价是否与他们的垄断有关?

  令人奇怪的是,这65家店铺经营的内容包罗万象,仙踪林是生利贸易的,周黑鸭也是生利贸易的,太平沙面馆是逸臣的,为何这些连锁餐饮店进入机场就成了他们的?更令人不解的是,这些连锁餐饮店进入机场后,针对加价问题,店员给到记者的回复是“机场是这样贵的啦!”为何连锁餐饮不坚持同城同价,愿意让贸易公司来定价?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疑问1

  为何连锁餐饮同在机场开店

  周黑鸭、仙踪林加价,星巴克却同城同价?

  2012年11月7日,在到达大厅通往地铁站的通道上,记者在一家周黑鸭的店里,店员如此解释加价情况:“机场内的是按斤称,广州市内则是按盒卖,其实贵也贵不了多少钱,算下来机场也就比外面一斤贵10元左右,如鸭脖一斤在机场内是39.8元,广州市内是29.8元。”

  “你们在机场的价格是自己定的吗?”记者问。

  周黑鸭的店员则称,“不是的,所有价格是机场定的。”

  今年1月初,新快报记者致电湖北周黑鸭食品有限公司,询问为何该店的产品在机场内不仅实施与机场外不同的售卖策略,机场内按斤称,机场外按盒卖,而且在机场内每斤加价10元销售。

  周黑鸭的客服解释称,各地区定价是参考该区域实际情况,并非全国范围内价格一致,广州市区与机场有价差是因为机场门店租用费用高进行了一定的调整。

  相似的理由,记者在仙踪林机场店也听到过,该店员表示,“价格高于市区系租金较高的缘故。”该店在机场的拿铁咖啡售价较广州市内高了7元。

  可是,为何星巴克同样是在机场经营,承担着相似的租金,仍坚持商品的同城同价,难道星巴克是在亏本赚吆喝?

  另外,为何星巴克可以在同城同价的状况下,一再开店,在B区登机口开设一家后,今年又在A区登机口再开一家?

  星巴克与周黑鸭、仙踪林的对比,让记者疑窦重重,为何同是连锁餐饮公司,有些进了机场就“自抬身价”,有些就坚守自身价格体系不变?

  疑问2

  为何周黑鸭、仙踪林开的发票是生利贸易公司的?

  记者随后在上述连锁餐饮店消费,当记者要求开具发票时,却赫然发现周黑鸭给予发票上的销货单位是“广州市生利贸易有限公司”,同样的发票,记者在仙踪林也收到。

  为何明明是仙踪林与周黑鸭,却开的是生利贸易的发票,这两家连锁餐饮企业与生利贸易是何关系呢?

  仙踪林机场店店员称,该店是仙踪林的加盟店,由生利贸易提供场地和人员,加盟“仙踪林”这一品牌,其店内餐品均由仙踪林提供,与其他分店并无区别,至于价格与其他分店有出入是由于运营成本提高而进行的调整。也就是说,这是一家加盟店,被授权使用“仙踪林”品牌并自主经营。周黑鸭的店员则对此解释不清。

  记者通过电话咨询了湖北周黑鸭食品有限公司,该公司称国内所有周黑鸭门店均系直营,并无加盟或代理。如此,位于白云机场的这两家周黑鸭应属湖北周黑鸭食品有限公司所有,而非生利贸易开立,那为何该门店所开税务发票又由生利贸易开具,该公司与湖北周黑鸭食品有限公司到底是何关系?有无可能系生利贸易拥有商铺使用权而进行转租呢?就这一疑惑,记者电话咨询了机场航站楼的相关管理部门,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称机场内的所有商铺均是经过招投标来公开竞标,所有品牌都是通过正常途径进入机场的。

  在疑团难解之时,记者发现连锁餐饮机场店不是连锁品牌本身开的,这一情况不止出现在生利贸易上。记者走访时也发现,逸臣也会如此,如连锁餐饮太平沙面馆。

  在太平沙面馆,菜单上写着“逸臣美食广场”,服务员送来的餐具中标识着“逸臣”二字,湿纸巾上标明是“逸臣面馆”,在开具的发票中,开具方也标明是“广州逸臣贸易有限公司”,并未以“太平沙”来标注,记者看到产品的价格和品类,也与市民熟知的太平沙截然不同。服务员告诉记者,“‘太平沙’只是名称,商店是属于逸臣旗下的。”。对此,太平沙财记向记者确认,机场店是他们的品牌,但未参与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坚持同城同价的星巴克开具的发票却是自家的——“广东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加价的连锁餐饮店背后经营的是另有其人,不加价的连锁餐饮是自身经营,这是否就是物价被控制抬高的背后原因?

  疑问3

  为何连锁餐饮店未进安检区

  逸臣和生利贸易却“称霸其中”?

  除了连锁餐饮背后是贸易公司外,记者连日来的调查还发现,上述的逸臣和生利贸易不仅占据广州白云机场的多处铺位,而且都是好铺位。

  如从地铁站“机场南”出来后,是白云机场主楼负一层,这里有一条东西向的通道,通往到达大厅的A区和B区。而从右手边向东径直向前的这条通道内,虽然有5家商铺,但其实被广州逸臣和广州生利贸易统治了。

  其中“生利惠龙便利店”是最靠近中间大厅的一个店面,这是一家售卖日用杂货的商店,包括食品、饮料、香烟等;旁边是它的姊妹店,“生利惠龙工艺品”,这是一家专营手工艺品的商店,纪念品、装饰品居多。继续向前,是武汉特产“周黑鸭”,柜内是卤味鸭脖、鸭翅,但这家其实也是生利贸易的。

  剩下的是两家特产店,分别售卖东南亚特产和港澳食品。而这两家其实是逸臣的。

  好铺位不仅表现在通道的便利性和集中性上,还表现在进入安检隔离区的垄断性上。据不完全统计,在安检隔离区,几乎没有大的连锁餐饮店,而逸臣在登机口附近占据了21家店铺(其中包括书店)。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A07-A11的登机口就只有逸臣的店铺,分别是逸臣商场和逸臣咖啡;同样的情况在B07-B10登机口也出现。而在登机口B01-B04就全是生利贸易的店铺,分别是生利咖啡简餐和生利商业。

  11月7日上午,新快报记者来到广州白云机场B01—B04登机口的出发区——这里俨然是生利贸易的天下,信步进入生利惠龙的咖啡简餐店,查看其绿色边白色底的菜单,上面的价格让人有种瞠目结舌的感觉:一杯现榨的橙汁售价48元,如果以广州市内8元一杯的价格来比对,消费者要花6倍的价格才能喝到;一罐王老吉[微博]卖到22元,比市内4元高了5.5倍;更别提龙井茶58元一杯,绿茶48元一杯了。

  面对这些“发高烧”的价格,记者询问生利惠龙咖啡简餐店的店员,其解释称,机场是这样的。

  ■链接

  租赁合同要求“同城同价”

  在一份2008年白云机场候机楼租赁合同中,有一份关于候机楼内商品定价要求的附件。附件中,对品牌专卖店和品牌综合店销售的商铺要求“同城同价”,不得高于广州市环市东路高端商业圈内同品牌同质商品的价格。

  而对于旅客必需品方面,分作餐饮及其他外面食用商品做了细致要求。从这份附件中记者看到如下要求,“白粥每份净含量不少于200克,售价不高于5元;粉面类每份含量不少于100克,售价不高于20元;饺子或云吞每份含量不少于150克,售价不高于20元;米饭套餐每份至少含两个荤菜、一个素菜和一碗汤(或除水之外的饮品),售价不高于35元;碳酸类饮料每份不少于355毫升,售价不高于10元;咖啡每份不少于150毫升,售价不高于15元。”在外卖食用商品中,对瓶装饮用水、饮料、饼干、方便面及八宝粥等均做了详细的限价规定,如500毫升装农夫山泉不得高于6元、355毫升装雪碧不高于5元、100克装康师傅“3+2”夹心饼干不高于5元、110克装统一来一桶不高于6元等。

  相关组文:

  白云机场高消费隔3月回访:餐厅标价就高不就低

    新浪机场调查:

    春节服务调查:乌鲁木齐哈尔滨等机场较差

   (点击查看更多新浪服务调查

 


文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