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 >
传销女老总揭内幕:洗脑投资3800元挣380万
时间:2014-05-19 10:31

  在广西传销第一案一审宣判后的第九天,获刑两年的张红(化名)因羁押期满走出了看守所。从2009年加入传销组织,到成为一名“老总”,再到发财梦碎沦为阶下囚,张红几乎经历了一名传销者的所有历程。

  京华时报[微博]记者袁国礼

  □幻想暴富

  好友衣锦还乡勾起暴富梦

  “1·18”特大传销案当年被列为广西头号传销大案,涉案人员7300余人,涉及17个省、市、自治区,冻结涉案资金6690多万元,118人因犯组织、领导传销罪被判刑,共处罚金7365万元,3人被判10年有期徒刑。警方从调查到移送起诉,历时9个多月,办案耗资580多万元。2012年4月,在南宁警方打击传销的“1·18”专案行动中,张红被抓获,丈夫刘成(化名)因为回老家逃过抓捕。同年年底,刘成投案自首。今年4月底,法院一审宣判,张红被判两年,刘成被判刑一年7个月。

  5月6日,当张红走出看守所时,迎接她的只有婆婆和哥哥,丈夫刘成还要过几个月才出狱。

  5月7日面对记者时,张红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开始还有说有笑,但一提到2009年,张红瞬间泪如雨下,几度哽咽。原来,2009年将张红骗入传销组织的,正是她结婚多年的丈夫。

  来自西北的张红,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做饰品生意,一个月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收入。刘成买了一辆车跑运营,两人的小日子平静而安稳。但一个人的出现,激发了两人暴富梦,也打破了这种平静。这个人就是“1·18”传销案三大传销组织头目之一的常景,他后来被判刑10年。

  在张红的印象里,与刘成从小一起长大的常景40多岁,此前江湖气息很浓,满嘴粗话。常景也曾是一名运营司机,而且有好几辆车,一个月收入好几万。2008年常景来到广西,第二年回到老家,“感觉他整个人都变了”,常景开了一辆新车回去,说话彬彬有礼。常景自称在中越边境口岸做外贸生意,并竭力劝刘成他们也来。但在谈到具体项目时,常景每每转移话题搪塞,只是让刘成先去考察。

  看到常景的变化,张红夫妇心动了,两人瞒着父母,将汽车的经营权转让,并商定由刘成先去考察。

  □落入圈套

  夫妻各投入6.98万元

  2009年8月底,刘成先一步来到南宁。刚到第三天,刘成在电话里就肯定地说可以挣钱,并让张红过来。但在说到口岸的具体情况时,刘成只用“还可以”敷衍。

  9月4日,张红飞到了她梦想发财的南宁。张红说南宁当时给她的印象很差,所住的大沙田地区周围全是民房,破破烂烂的。第一天,丈夫和他生意上的“朋友”带着张红出去吃海鲜。其间他们说要等货,第二天走不了,可以借机转转,张红并未多想。

  第二天,“朋友”接了个电话,说其亲属让他帮着考察一个项目,正好没事大家可以一起去。3人来到一个民房里,一女子说国家有一个项目放在开发区里试运行,投资3800元很快就能挣380万元。张红以前做过生意,对这种一夜暴富的说法并不相信。3人随后又先后去了3户“人家”,这些人仍在讨论项目如何挣钱,一个人投资3800元,找来3个人,发展到600人可以拿老总工资。

  第三天,张红被告知货仍然没到,还需要等,她又被带出去转悠。在其中一家的电脑里,有人给她看“资本运作”在给汶川地震捐款的视频,“他们就想说这是国家默许的”。

  在此后一周内,货物一直没到,而张红一直被带着到多处听有关“资本运作”的事,“有人现身说法,一天4个。”张红终于明白,这些人就是在做“资本运作”,而且有意让她听。刘成也终于说出了真话,告诉她并没有什么口岸,就是在做“资本运作”。感觉被骗的张红很生气,和丈夫起了争执,她仍然认为不可信。刘成则说,常景不但自己挣钱了,还把其弟弟、弟媳、堂弟都拉进来了。

  张红妥协了,一个星期后,她和丈夫各投入6.98万元购买21份所谓的“份额”,正式加入传销组织。张红是刘成的下线,刘成是常景父亲(常景用父亲身份证虚拟的一个身份)的下线。

  □发展下线

  闺蜜成诱骗第一个目标

  张红说,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认识更多团队里的人,互相认识,参加团队的会议,内容则是锻炼表达能力,如何拉人入伙。

  张红第一个目标是自己之前一起做生意的闺蜜。2009年10月底,她以自己同样手法将闺蜜骗过来,但这位闺蜜很快反应过来,3天后就走了。闺蜜和她吵了一架,告诉她这就是传销,让张红也离开,这时的张红已经无法自拔。

  之后张红又试了几个人,都以失败告终。别人告诉她方法不对,她没能入戏,“我很反感这种骗人的方式,没有其他人演得逼真。”张红说。

  2010年初,张红又瞄上了一位老家关系很好的朋友,这次是让刘成去“演戏”。10天后,这位朋友交了6.98万元入伙,张红有了自己的第一个下线。此后,朋友、朋友的朋友陆续加入,张红的下线也越来越多。为了有更多下线能让自己升级,张红还用自己父母的身份证申购份额,做成虚拟的下线。在一年的时间里,通过两种方式操作,张红与刘成都达到老总级别。

  张红说她和丈夫这几年投资了上百万,如今血本无归,现在还欠了几十万。对自己的下线,张红很内疚。当时为了挣钱骗朋友入伙,有的人卖了房但没有挣到钱,对他们的伤害很大。

  ■分析

  100人搞传销一两个人赚到钱

  当初,张红花6.98万元购买了21份虚拟份额,以主任的身份加入,当月返还她1.9万元,其老公刘成作为她的上线,拿到了6000多元的提成。她如果再发展下线,不但她可以拿到提成,作为她上线的刘成,也可以拿到提成。

  传销人员在拉人入伙时,声称该项目会有向国家交税,但据一位老总级别的白女士说,在她升级为老总后才知道这笔钱根本没交税,而是被老总们分掉。

  25岁的小张被女朋友骗入传销组织,他发现,传销组织所说的国家保密账号实际是个人账号,传销组织所用的内部免费手机卡,只要有相关证件就可以办理。小张还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人花6.98万元加入,钱被各个级别分完之后基本上所剩无几,不可能像传销组织所说的能做到几百万元。

  像张红等人在升到老总级别后,确实拿到了钱。对此,广西公安厅经侦总队打传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按照比例,100人搞传销,真正能赚到钱的也就一两个人,再加上10多个不亏的,其他都是亏本的,金字塔顶的头目挣的,就是下层人员的钱。


文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