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主页 > 北京 >
深圳奶粉水客转行带化妆品 港奶长沙滞销降价
时间:2013-05-03 15:53

  奶粉限购令加速市场洗牌,国产奶企要重获消费者信任仍需做更多事

  本报讯(记者 谭琳静 李金)一条奶粉限购令,搅得奶粉市场风起云涌,加速洗牌和市场分割。从该禁令实施2个月的情况来看,目前受损严重的是港内的奶粉销售商;对国内消费者来说,受上游囤货大量释放的影响,近日反而能买到价格便宜的代购奶粉。

  记者也注意到,在目前掀起的这场奶粉商战中,主角仍然姓“洋”。虽然中奶协最近发声力证国产奶企品质,但重赢消费者信心,仍需漫长路。

  深圳

  奶粉水客转行带化妆品

  昨日,记者通过电话与家住深圳某小区的林阿姨取得联系。林阿姨是往返于深圳与香港之间的搬奶大军中的一员,也就是大家称呼的“水客”。林阿姨最近改行,不带奶粉了,而是改带化妆品、巧克力等港版食品。“带奶粉赚的钱没以前多了,又重,就不想带了。”

  林阿姨有退休工资,所以认为自己只是兼职。她做水客约有1年的时间。从深圳过关后,林阿姨一般会坐最便宜的大巴,或者和几个水客一起拼个香港的士,到“香港老板”那拿货,之后带过关回深圳,到指定地方交给深圳这边的老板。

  限购令之前,林阿姨带奶粉一趟可赚200元港币,“我力气小,带不了那么多,一天至少可以往返两趟,一天可赚到400元港币。”像这样的退休阿姨大伯做奶粉水客的,光林阿姨所住的深圳小区里就有十几位。林阿姨说,她们比不上那些年轻力壮的“职业水客”,“圈中都说潮州人很厉害,一天能走七八趟,最厉害的一趟能带40罐~48罐,一天能入账1600港元。”但限购令之后,每人每天最多带2罐奶粉,一趟只给80元港币,收入锐减。林阿姨觉得不划算,便不想专门带奶粉。

  在深圳从事代购行业五年的李先生表示,限购令之前,内地人对香港奶粉需求很大。“以前不限购时,香港奶粉经常断货,全被成箱地买走,搞得大家得满城找奶粉。”李先生称,“现在限购了,货源比较充足了。但一次只能买两罐,也挣不了什么钱。所以一有朋友去香港,就给他们每罐25块钱代购费让帮忙买。”

  家住深圳的湖南人“点点妈”昨日也向记者证实,现在确实少了很多职业奶粉“水客”,但多了很多“民众和游客参与”。“点点妈”说:“现在身边很多同事和邻居只要一去香港,带两罐奶粉回到深圳,在关口多半会有人问他要不要卖掉。”

  长沙

  街头代购奶粉悄然降价

  连日来,记者在长沙街头多家港货店、代购奶粉店走访发现,多家店子通过香港渠道来的代购奶粉近日已下调价格。以荷兰奶粉牛栏4段为例,4月30日河西御园一家港货店的售价为268元,5月1日便下调到228元。而5月2日记者在河东东牌楼一奶粉代购店看到,价格为192元。调查时正逢该店一位常客前来购买,他看到价格标签便惊喜直呼:“比3月份便宜了不少啊!”他告诉记者,曾以140多元的价格买到过这个牌子的奶粉,但限购令下达的3月,价格应声上涨至200多元。昨日,他一口气买走3罐。

  港版奶粉在长沙的销售终端价格下跌,香港奶粉滞销,在林阿姨看来,都属于正常的市场调节。林阿姨说:“在圈子里,内地5月、6月份上的货,其实早在3月限购令之前就采购完成了,3月初奶粉价格上涨,不排除有老板在故意囤货,现在内地市场上货源比较充足,自然价格就下跌。”

  “囤货”一说得到长沙代购奶粉店主小毕的证实。小毕表示,自己去年八月份做这行。去年年底业内就有消息称港府将限购奶粉,“于是过年前那阵就天天跑到香港买奶粉囤货。”小毕说,一些大代购商一囤就是上百箱。“我现在还有大量那时囤下的奶粉没卖出。”

  对于香港奶粉“滞销”的情况,代购者认为一定程度上是实情。“香港老板最近都不怎么向我们供货,对市场持观望态度。毕竟婴幼儿食品大家重视,生产日期越靠近,越受市场欢迎。”

  数据显示,香港每月进口约400万罐奶粉,本地婴儿每月消耗60万至70万罐,每月约300万罐奶粉经香港转出口。限购令一下,对内地奶粉市场的消费格局和价格确实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奶企

  澳优自救之路耐人寻味

  记者采访一些长沙妈妈获悉,香港奶粉限购令一下,一些妈妈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拿海外的奶粉,由此也催生了网络上海外奶粉代购的一度热销,而长沙街头也多出多个海外奶粉代购店,一定程度上分流了香港奶粉市场。

  传统超市里的奶粉销售专柜,曾一度受到过代购奶粉的冲击,记者昨日走访黄兴路沃尔玛等超市发现,消费者有回流至传统销售渠道买奶粉的趋势。记者在数家超市奶粉专卖区的柜架上看到,美赞臣、惠氏、美素等婴儿奶粉都打着大大的“促销”红字招牌。沃尔玛导购员告诉记者,香港奶粉限购令后,“我们超市专柜的奶粉销售大概多了两成。”

  但记者发现,受热捧的品牌,依然全是进口奶粉,虽然中乳协发布各种数据证明国产奶粉质量优于海外奶粉,但国产奶粉仍在消费终端遭受冷遇。记者昨日在一家超市观察,前来买奶粉的数位消费者无一选择国产奶粉。记者问其中一位妈妈为何不买国产奶粉。她回答说:“觉得再也伤不起。”看来,内地妈妈们对国产奶粉的信任重建仍需漫长时日。

  记者也注意到,在市场这支指挥棒的强大力量之下,一些国产奶企、合资奶企的自救之路耐人寻味。有消息称,4月25日,澳优股份公布,持有该企业51%股权的海普诺凯,正计划在荷兰海伦芬购买一块约12亩的土地,“以用于兴建新的生产设施,以及作为日后的总部,扩大其婴幼儿营养产品的生产能力。”此举是否是救市良药?记者昨日拨打澳优总裁办、市场部数个电话,对方均表示自己既无法证实消息,也无法回答其他问题。


文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