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揭秘短信诈骗黑色产业链:伪装成市领导号码要钱
时间:2014-02-06 11:57

  伪基站整治之困

  在暴利的诱惑下,伪基站渐成一条黑色产业链,由于骗术升级,法规缺失,整治伪基站面临着“打而不死”的尴尬困局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衡阳

  “请将款汇至××账户……”

  2013年3月初,湖南省衡阳市一些市民莫名其妙地收到这样一条短信,而发信息的手机号码,竟然和该市某副市长的手机号码一模一样。

  衡阳警方在查处这起利用伪基站实施诈骗的案件中,顺藤摸瓜,一举破获了曹生龙等5名团伙成员生产或销售伪基站设备的案中案。

  2014年1月15日,衡阳市石鼓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这起生产或销售伪基站设备的案件,而随着此案的一审开庭,这起生产和销售伪基站设备案件背后的灰色利益链逐渐明晰。

  近年来,我国警方加大了打击利用伪基站实施犯罪的力度,但由于伪基站骗术升级,相关法规缺失,整治伪基站正面临着“打而不死”的尴尬困局。

  案中案

  “市领导”手机号码突然发来一条短信:请汇款至××账户……

  2013年3月初,衡阳市公安局接到多起报警,称有人冒用衡阳市某位领导的手机号码,发送短信要求向指定银行账户进行汇款,收到此短信的用户达到百余人。

  警方通过短信里公布的银行账户等信息,锁定一个外地诈骗团伙在利用“伪基站”设备实施诈骗,该团伙在半个月时间内,在长沙、衡阳等地诈骗得手三万余元。警方通过侦查,以谭锦湖为首的诈骗团伙浮出水面。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伪基站设备是当前一种实施电信诈骗手段的高科技仪器,可任意冒用他人手机号码强行向用户手机发送诈骗、广告推销等短信息。

  从2009年开始,谭锦湖利用在网上学到的解码手机卡数据知识,从事手机群发信息的相关诈骗活动,并曾被贵州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2012年以来,谭锦湖不思悔改,转而伙同陈焕明等4人,在南昌租房购买伪基站设备,进行短信群发诈骗。2013年3月5日,陈焕明等人到达衡阳,当晚入住酒店,后冒用衡阳市某领导的身份群发短信诈骗。

  衡阳警方侦查后发现,该团伙一直流窜在衡阳、郴州以及广州、深圳、东莞等地进行诈骗。截至2013年1月,这一团伙先后诈骗所得现金11万余元。后衡阳警方将谭锦湖等4人抓获归案。

  谭锦湖发诈骗信息使用的伪基站设备又是从何处购买的呢?衡阳警方在办理谭锦湖诈骗案中,发现了一个专门生产和销售伪基站设备的犯罪团伙线索。于是,衡阳市公安局将案情逐级上报至公安部,公安部将该案列为部办“4.02”专案,在全国开展打击行动。

  2013年5月7日,衡阳市公安局开始对生产和销售伪基站设备案立案侦查。随后,将犯罪嫌疑人曹生龙、黄进生、杨德福、邱祖洪、黄建雄抓获归案。

  硕士经理研发伪基站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研发和生产伪基站设备的被告人曹生龙,原系深圳市捷赛通讯有限公司总经理,有着硕士研究生的高学历。然而,为了牟取暴利,他不惜铤而走险,搞起了伪基站设备的“自我研发”。

  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曹生龙在一次偶然和客户的接触中,了解到伪基站设备有一定的市场。专门从事通讯器材研发和销售的他,立刻觉察到研发伪基站设备“商机无限”。

  由于没有样机,曹生龙开始四处收集资料。当他得知美国已经研发出了伪基站设备后,曹生龙立即从美国买回来一台样机开始研究。

  通过几次拆装,曹生龙弄清楚了该设备的硬件组成及相关的配套软件。

  2012年12月,曹生龙开始从各处购买零配件,并组织公司的技术人员进行“自我研发”。在研发、生产、销售伪基站设备的过程中,曹生龙总负责,他从美国某公司购买射频主板;从某电子市场购买笔记本电脑、天线、耦合器;从上海某公司购买电源;从深圳某器件厂购买双功器;从某电子公司购买晶振,并从网上下载相关软件。然后由公司的两名员工负责软件的安装及维修,一名员工负责硬件的安装及维修。

  在经过多次试验和调试后,曹生龙“成功地”研发出了伪基站设备,后开始大量生产。

  网络跟帖兜售

  伪基站设备生产后,曹生龙开始寻找销售渠道。

  2012年年底,当得知销售伪基站设备可以牟取暴利后,杨德福、黄进生、邱祖洪三人走到了一起。三人共出资10万元,决定从曹生龙处购置伪基站设备后,再加价倒卖给他人。

  为了尽快将设备推销出去,杨德福等三人还通过网络主动向他人兜售伪基站设备,并承诺设备销售出去后包“售后服务”。

  石鼓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向记者介绍,杨德福等三人在合伙后还进行了明确的分工:杨德福负责购买伪基站设备及联系售后维修,黄进生负责管理财务,邱祖洪负责接送买家及向买家演示设备。三人共同寻找买家,并约定所得利润按股份比例分成。

  为了扩大“业务”,三人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租用深圳罗湖区中震大厦309室、310室作办公室,虚构一家“深圳明昂科技有限公司”,并以该公司名义对外销售伪基站设备。

  之后,杨德福等三人各自在以“短信群发器”等词组为关键词进行网络搜索,找到求购相关设备的帖子后,立即留下黄进生的手机号及各自的QQ号码与买家联系,为招揽买家,该公司还在网上发布信息。通过以上方式,杨德福、黄进生、邱祖洪共销售伪基站设备26台,获利120余万元,杨德福、黄进生从中分红22万元,邱祖洪从中分红25万元(含预支分红10万元),其余利润由黄进生保管。

  曹生龙案发后供述,伪基站设备研发出来之后,每台成本在1.6万至1.85万元之间,他以每台2万到5万元的价格共销售该设备40余台,获利约90万元。

  曹生龙、杨德福、黄进生、邱祖洪被抓获后,公安机关还在曹生龙处缴获伪基站设备3套,在杨德福、黄进生、邱祖洪处缴获伪基站设备3套,经国家安全部门鉴定为专用间谍器材。石鼓区检察院以被告人曹生龙涉嫌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罪,被告人杨德福、黄进生、邱祖洪、黄建雄涉嫌销售专用间谍器材罪,向石鼓区法院提起公诉。

  整治困境

  与之前广泛用来发送垃圾短信的“短信群发器”不同,利用伪基站发送商业广告或诈骗信息,成本低,发送量大,利润高,且不通过电信运营商的网络,没有记录也不会被电信运营商的垃圾短信防范系统拦截。由于信息发送数量巨大,行骗者每天可以轻松收入近万元。正是在暴利的诱惑下,许多人以身试法,逐渐形成了一条伪基站黑色产业链。

  “低成本、高收益是伪基站猖獗的重要原因。而购买途径方便快捷方式,又为伪基站泛滥提供了条件。”有通信管理局人士透露,伪基站能在网上轻易买到,价格最高只有几万元,而且只要会用电脑的人就可以操作。

  而法治周末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在一些网络论坛确实留有销售伪基站设备的广告。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我国警方加大对伪基站的打击力度,但由于伪基站骗术升级,法规缺失,打击整治伪基站正面临着“打而不死”的尴尬困局。

  有专业人士介绍,我国的无线电管理条例自1993年实施至今未曾修改。对于设立伪基站这样的违法行为,只能由无线电管理部门依据现行的国家、省无线电管理法规,给予当事人没收设备并处罚款的处罚。

  “从伪基站危害电波秩序的严重性上看,这种处罚显然较轻,难以起到预防违法、遏制非法的效果。”这位专业人士建议,由于相关法律法规滞后,这类案件在无线电管理层面上处罚较弱,违法成本较低。打击伪基站和垃圾短信,需加快立法步伐。

  法治周末记者在石鼓区检察院采访中了解到,从杨德福等人处购置伪基站设备的多人中,只有用伪基站设备进行短信诈骗的购买人员被追究了法律责任,而其他没用于诈骗的购买人员则无法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有的购买人员说,伪基站设备买回来后,一直放在家里没用,所以无法追责。”石鼓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刘海燕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刘海燕认为,伪基站黑色产业链,涉及从生产、销售到应用的许多环节,需要质量监督部门、工商部门、电信运营商、无线电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等相关机构的协同配合,从源头着手,才能予以致命的打击。


文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