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主页 > 福州 >
评论:国航600元选座费未出格 监管不应轻易干预
时间:2014-08-17 07:53

  在关于航班选座费的争议中,有一些来自业内的意见令人遗憾。比如,呼吁监管部门出来干预,比如,要求召开听证会以判断是非。

  本报特约评论员徐立凡

  曾经引发舆论“炮轰”的航班选座费,近日在国航卷土重来。国航将经济舱座位分成三档,选座费标准各有不同,最高费用达到600元。国航此举,被许多消费者斥为“变相涨价”,也引发业内是否合理的争议。而在截然对立的评判当中,有一些基本常识需要强调。

  该不该推出航班选座费,首先要看是否合规。尽管今年6月国航推出100元航班选座费的试水之举在舆论和监管部门的压力下夭折,但航空公司是否可以自行出台相关收费措施,并无规定。从法无禁止即可行的角度讲,只要不违规,航空公司就拥有推出类似收费服务的自由裁量权。价格策略,本来就是企业自主经营权的一部分。至于其价格策略是否合理,无须我们评判,市场会给出最合理的评判,并迫使企业做出调整或选择延续。

  该不该推出航班选座费,还要看是否违背了等价和自愿交换的市场原则。就民用商业航班的特点来说,对不同座位实施不同价格策略本就是常态,这正是头等舱与经济舱价格悬殊的原因所在。根据经济舱的不同舒适度采取差异价格,尽管一定会有消费者不满,却并没有逾越其价格体系框架。此外,由于采取自愿原则,因此不属于强制收费,对其新增收费不满的乘客,有权不交易。

  消费者对航班选座费的非议十分正常,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好的服务,是最基本的消费心理诉求。更何况,包括国航在内的航空公司因为自身的服务水平和服务效率,一直饱受批评。长期以来航空公司与消费者之间形成的不信任关系,自然会让消费者在评判其价格策略时带上“恶猜”情绪。尽管如此,推出航班选座费并未出格。事实上,类似收取选座费、优先订餐费之举,在国内外航班已不鲜见。

  在关于航班选座费的争议中,有一些来自业内的意见令人遗憾。比如,呼吁监管部门出来干预,比如,要求召开听证会以判断是非。实际上,已有无数事例表明,监管不应轻易干预企业经营的方方面面,事实上也管不好。至于听证建议,也不可行。听证程序只能在涉及广泛公众利益的价格项目时启动,尽管航空已逐渐成为大众出行的日常选项,但在航班选座费不是强制收费项目的情况下,启动听证程序有滥用之嫌,不仅成本高,还会对企业的自主经营权造成威胁。

  当然,收取航班选座费,也意味着对航空公司的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乘客多付的钱理应体现为更高水平的服务,这也是等价交换的市场原则所决定的。如果仅仅凭借航班座位的摆放而差异化收费,那么这种收费就不能美其名曰增值服务。

  航班选座费争议,折射的是航空公司与消费者之间还没有建立起对等的、相互信任的市场关系。弥合其间的鸿沟,作为相对优势的一方,航空公司不仅要在收费上动脑子,更要在服务上动脑子。否则,收费项目再合理,也难免陷入动辄得咎的尴尬。


文章编辑: